天空海阔 珍惜放纵

我在北京流浪

#小短文 碎事



天寒,学校里唯有晚自习的灯光在温暖地明亮着,黑暗暗的操场上偶尔有数处平静的积潭,折射出冰冷的光,像是看过了千年的冷眼。


华春荣站在走道上,迟迟不敢进办公室,虽然脚步迈向教室,但却往回看。


走廊上的灯光极其暗淡,她忽然感到脖子像是被勒了一把。夜风吹来,又去,她没有什么很大的惊慌。


春荣回头看,一顶乌黑的发就在眼下。她呆滞了一会儿,因为很少有人这样对她的,尽管有,但都是没有这么矮的要好的朋友。她想不出眼前这紧紧抱着她的人是谁。


姑娘,请抬抬头,好吗?


啊,是你啊。姑娘,你——你叫什么名字?


姑娘抬头高兴地冲她笑,笑得纯真,春荣感到姑娘甜甜的,她心中的阴霾...

2016/12/25

2016已接近尾声,有人把这一个年份千里迢迢地从远方带给我来,亦有人把它折回到了远方的尘埃。


每逢春节似乎要结识很多人,然后在暑假里慢慢发酵。我的朋友们,你看是不是这样?


2016/12/25


一年度的总结我没有这个习惯,只是2016这个数字很顺眼,它又是偶数,也能被4整除掉,前两个数字和后两个数字,双双都被除得个干净,又碰巧,4的平方是16,4和5的乘积是20。


学理科的人大概就能明白这种爽朗感,就像朗诵人遇到了自己正想要表达的诗篇,然后朗朗上口。


春去秋来,蛛丝瓦菲。

我思念的人太多,我失去的人也同样,太多了。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错,尽管像个小丑那样逗别人开心,甚...



刚刚有位朋友说,学习和恋爱只能选一个,除非你的智商情商都高。何其衰也,我只是太深,无形中便剥夺了一点一点的精力。


纵使我如何回忆过去相助,相守,又相失,相离的几番折,纵使我如何小心翼翼地怀揣着现在的每个人,每一物,甚至是每一细小的思缕,纵使我如何像个小说家,一步一步地盘算着故事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结局。


马蹄声哒哒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聋子看得见。润雨丝细细到底是有怎样声音,瞎子听得见。


你温柔又好气的样子,你焦急又款款的声音。我有眼和耳,却全贡献给了梦。


一生未必会满座,感谢你曾经来过。

两个

姓陆,名航。他有一个梦想——当上行长。当他还在财经院校里学习的时候,他就对周围同学说:我要当行长。

你别逗,你要当行长?

你没吃错药吧。

哈哈哈就你?老子当还差不多!

……

陆航告诉他的朋友尧民,我说我想要当行长,他们全都笑我,就你哥们儿不笑我。

尧民这个时候有点想笑他了,因为他有点儿傻得可爱。

银行行长,说来也是个厉害的人物。尧民当然希望他能当上行长,因为他知道他母亲就有个同事是在建行工作的,春节福利特别的好。他母亲就收到过一份——忘了是价值多少钱的猴年邮票收藏本,总之当他翻的时候,他父亲就对他说,你要好好珍惜,这些都是很有价值的。

陆航是一个比较乐观开朗的人,所以尧民觉得只...

1 / 4

© 吴荒浮华 | Powered by LOFTER